影评/《怵目惊魂28天》:死在梦里的,都是我作过最美的梦

《怵目驚魂28天》(Donnie Darko)的開場是這樣的:傑克葛倫霍(葛倫霍)飾演的高中生唐尼達可(Donnie Darko)在一片無人之地醒來,睡眼惺忪騎著腳踏車回家,他又夢遊了。此時片名亮出,英國七八零年代重要後龐克(Post-Punk)樂團 Echo and the Bunnymen 名曲〈The Ki

November 5, 2020
選擇語言:
廣告
TEEPR原創
採訪報導
綜合報導
編譯
特稿

《怵目惊魂28天》(Donnie Darko)的开场是这样的:杰克葛伦霍(Jake Gyllenhaal)饰演的高中生唐尼达可(Donnie Darko)在一片无人之地醒来,睡眼惺忪骑着脚踏车回家,他又梦游了。此时片名亮出,英国七八零年代重要后庞克(Post-Punk)乐团 Echo and the Bunnymen 名曲〈The Killing Moon〉随之响起。时间是1988年 10 月,唐尼来自维吉尼亚州中洛锡安(Midlothian,片中改名为 Middlesex)的宁静郊区,人们内心深处的躁动不安仿佛都被唐尼像海绵一样吸走了,此时歌词唱着 “Fate / Up against your will / Through the thick and thin / He will wait until / You give yourself to him”(「命运阻挡了你的意志力,薄或厚重的屏障它都能穿过,会一直等待你,等到你屈服为止」),唐尼回到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贴在冰箱上的字条:「唐尼又去哪了?」,母亲正读著史蒂芬金的《牠》(It),我想任何经历过叛逆青春的观众都会被这段开场引起共鸣,特别是成长于八零年代末、九零年代初的你。

 

《怵目》也是少数导演剪辑版(Director’s Cut)比戏院上映版(Theatrical Cut)逊色的案例,主因在于编剧/导演李察凯利(Richard Kelly)版补充了不少让电影更直白的叙事,例如时不时穿插时空旅行学者史派洛(R. Sparrow)撰写的书籍〈Philosophy of Time Travel〉页面,主张我们同时身处两个宇宙、这世上分为三种人。尽管这些线索使理解《怵目》的过程更加容易,那些塔罗牌式寓言般的文字令我想起国片《相爱的七种设计》不时打出广告词的方式,有些戏谑,可惜那些文字剥夺了《怵目》裹上一层神秘面纱的魅力,那种感觉有点像大卫林区(David Lynch)决定将 DVD 背面的十条线索放进《穆何兰大道》(Mullholand Dr.),或克里斯多福诺兰(Christopher Nolan)决定为《天能》(Tenet)置入额外 30 分钟的解释性戏码。

 

另一原因在于片头曲从〈The Killing Moon〉换成了澳洲 Jangle Pop 名团 The Church 的〈Under the Milky Way〉,这对于像我这样透过《怵目》认识 Echo & the Bunnyman 的影迷来说,它自然是不可侵犯的一部份,尽管导演的最初选择就是 The Church,因为电影最初筹备时无法取得该团版权因而使用 Echo & the Bunnyman 的曲子,这里我们只能尊重导演的偏好;至于片中的世界观与时空旅行已有许多人提供钜细靡遗的分析,我想稍提本片涉及「超级英雄」题材的部分。

廣告1

 

唐尼是位拒绝踏入大人世界的叛逆青年,以同子音作开头的姓名 Donnie Darko 令人联想起 Peter Parker(蜘蛛人)、Bruce Banner(浩克)、Susan Storm(隐形女)一类的超级英雄名,事实上唐尼确实拥有超英般的能够可以挽救未来,问题在于他不确定自己的世界是否值得拯救,一如片中他与初恋对象葛城(Gretchen Ross,珍娜马隆 Jena Malone饰)一起观看的史柯西斯(Martin Scorsese)电影《基督的最后诱惑》(The Last Temptation of Christ),唐尼终能体验他理想中的自己:讨伐霸凌他的人、与爱人拥吻、揭穿「心灵导师」吉姆(Jim Cunningham)的虚伪面纱,最后在诡异兔人的协助下,扭转乾坤拯救他所关心的世界。

 

好在唐尼的心理医生不像《小丑》(Joker)亚瑟那位都没在认真听他诉说。你可以把唐尼的历程解读成心理疾病所致,也可以归咎于片中的穿越时空机制;《怵目》最令人激赏之处,在于描绘唐尼成为暴君的可能性,他的信念往往在一念之间,随时可能走偏,但尾声作出的选择既充满希望又悲观:他勇于接纳自己的死亡来保全自己关爱的人们,从容赴死的身影令我想起高中时期选择结束自身性命的友人,也许他们深知自己的缺席才能成全更美好的世界。

 

《怵目》也阐述了我们这世代年轻人与老一辈保守派的辩证:唐尼的其中一名老师在课堂上播放吉姆那粗制滥造的心灵启发录影带后告诉众学生,你们的所有行为皆可归类在「恐惧」与「爱」两个极端,唐尼对此嗤之以鼻,老师你怎么能够将人的行为简单化,将二分法加诸在我们身上?讽刺的,唐尼整部片的历程完全可形容为爱与恐惧间的拉扯,他确实只能在两者间作出抉择。《怵目》解构了看似陈腐的长辈箴言,最后作出一针见血的见解,这让我想到钟孟宏导演的《阳光普照》,一样重新诠释「把握时间,掌握方向」如此空泛的生命小语,赋予它全新的解读方向。

 

以往不会随便推荐人看《怵目》,他之于我有极其私密的共鸣,特别是尾声 Tears for Fears 名曲〈Mad World〉唱道「And I find it kind of funny / I find it kind of sad / The dreams in which I’m dying are the best I’ve ever had / I find it hard to tell you ‘cause I find it hard to take」("说来可笑又可悲,在梦里死掉的梦,都是我做过最美好的梦;我很难跟你分享,因为我自己都很难承受")简直直捣心坎,整部片的选歌都是。这是一部能勾起你青春期所有愤怒与徬徨的电影,准备好了再面对它吧。

 
TEEPR 亮新聞著作權聲明:非法抄襲TEEPR 亮新聞網站請注意,本站所有內容皆由自家TEEPR 亮新聞 編輯撰寫,並非如非法內容農場複製貼上。本網站之文字敘述、圖片、影像視聽及其他資訊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如侵權將立刻請臉書封鎖專頁。微改標題、圖片、前段,仍然抓得到!
分類:影评
加入粉絲團! 影评/《怵目惊魂28天》:死在梦里的,都是我作过最美的梦留言按此 好友人數分享! 好友人數加入好友
廣告
廣告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