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233万请艺术家创作!博物馆收「一张空白画布」:画名《钱拿了就跑》

請知名藝術家替博物館創作需要花不少錢,但如果花費百萬重金卻收到全白畫布,博物館該如何是好?丹麥奧爾堡現代藝術博物館上周收到付錢委託的視覺藝術家延斯·哈寧 (Jens Haaning) 寄來新作,打開卻發現2只空蕩蕩的畫框,急著向哈寧討錢。

September 30, 2021
選擇語言:
廣告
TEEPR原創
採訪報導
綜合報導
編譯
特稿

请知名艺术家替博物馆创作需要花不少钱,但如果花费百万重金却收到全白画布,博物馆该如何是好?丹麦奥尔堡现代艺术博物馆上周收到付钱委托的视觉艺术家延斯·哈宁 (Jens Haaning) 寄来新作,打开却发现2只空荡荡的画框,急着向哈宁讨钱。

An empty frame from Take the Money and Run by Danish artist Jens Haaning.
翻摄自EPA。

 

根据《华盛顿邮报》报导,丹麦博物馆收到哈宁的新作《钱拿了就跑》 (Take the Money and Run.) 事实上竟是空空如也的全白画布。博物馆举办一场以劳动市场为主题、展期至明年1月16日的展览,展出约20位艺术家的新作及现有成品。馆方委托哈宁重现2007年和2010年的经典作品—借由固定钞票在帆布上,具象化展现奥地利人和丹麦人的平均年收入。

钱拿了就跑
翻摄自Secession。

 

56岁住在哥本哈根的哈宁并非无名小卒,他从1990年代就窜红,以艺术评论金钱、权利和边缘化族群而闻名。馆方收到空白画作后,因为哈宁违约,要求其退还约8万4千美金 (约新台币233万) 的款项。 

翻摄自Google街景。
廣告1

 

哈宁会这么做并不是想卷款潜逃,而是希望能让人们正视自己的工作正义。馆方提供百万金额让哈宁重现创作,但实际上给哈宁的酬劳只有3,900美元 (约新台币10万8千元) 。 哈宁认为他的新作《钱拿了就跑》很切合主题,鼓励大家检视自己的工作条件。

钱拿了就跑
翻摄自欧新社。

 

博物馆馆长拉塞·安德森 (Lasse Andersson) 同意该新作适合展览,但指出哈宁拿走钱的行为违反了他们的合约,并要求哈宁必须在1月14日前还款。但哈宁立场坚定,表示是自己的决定让空画框成为艺术作品:「这不是偷窃是违约,而违约正是作品的一部分。」博物馆虽损失惨重,但仍决定要展出作品:「我和其他人一样困惑。」

是有故事的空白画布

 

你还记得《小查与寇弟的顶级生活》吗:

參考資料:The Washington PostThe Guardian
TEEPR 亮新聞著作權聲明:非法抄襲TEEPR 亮新聞網站請注意,本站所有內容皆由自家TEEPR 亮新聞 編輯撰寫,並非如非法內容農場複製貼上。本網站之文字敘述、圖片、影像視聽及其他資訊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如侵權將立刻請臉書封鎖專頁。微改標題、圖片、前段,仍然抓得到!
加入粉絲團! 花233万请艺术家创作!博物馆收「一张空白画布」:画名《钱拿了就跑》留言按此 好友人數分享! 好友人數加入好友
廣告
廣告

讀者留言